您现在的位置:在线炒股放大平台 > 娱乐 > 贵圈|从贾静雯到刘亦菲,直男如何在信托100万以上名额虎扑上拥有了最高审美?

贵圈|从贾静雯到刘亦菲,直男如何在信托100万以上名额虎扑上拥有了最高审美?

2019-07-05 07:54

划重点:

“互怼的时候是贱人,信托100万以上名额抱团取暖的时候就是家人了”。虎扑将步行街称为“JRS很黄很温暖的家”。他们在这里聊女同学、女明星,diss爱出风头的男同学,聊游戏、讲荤段子,吐露自己的情感创伤并寻求安慰。

女神大赛后,虎扑的商业化进程肉眼可见地快了起来——除了体育用品广告,也增加了以男性为主力消费群体的汽车、男性化妆品等。

和李毅吧相比,JRS同样热衷于自嘲、自黑,但在JRS的语境中,哪怕再严肃、再悲惨的经历,也皆是可娱乐的、可解构的。

文/付茸 编辑/露冷

很多年没人关注港姐了。关于选美这件事,目前全网关注度最高的,是虎扑步行街举办的女神大赛。

在今年的女神选举上,神仙姐姐刘亦菲所向披靡摘得冠军——这是虎扑女神大赛第一次选出85后冠军。流水的冠军,铁打的亚军,连续四年蝉联亚军的高圆圆又一次稳定发挥——这位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周芷若,第一届输给了赵敏,第二届输给了小昭。而上一届冠军佟丽娅,在虎扑男生眼里一直是顶级女神的存在。当年陈思诚被爆出轨,“刀在手,杀陈狗”成了虎扑步行街的口号,仿佛每个人都与陈思诚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

本届女神大赛冠军刘亦菲

本届女神大赛持续近20天,64 位入围正赛的中外女艺人分成八个小组,经过预选赛、败者复活赛、32强循环赛和淘汰赛等复杂赛制的层层筛选——虎扑论坛里的竞技体育爱好者,在制定赛制的时候,参照了世界杯和欧冠的选拔方式,体现出独到的精致与耐心。最终决出的冠军人选,将不再参与此后的评选,成为“名人堂”成员——这也是参照了北美体育联盟流行的做法。

虎扑论坛上,20个投票主贴平均点击量超过45万,决赛贴点击量达到58万,回复数超过4000条。在微博上,步行街女神大赛的话题阅读量超过5500万,讨论量超过7000条。

以当今互联网流量来参照,这并不是惊天的热度。然而评选结果却得到凤凰、新浪等门户网站以及众多娱乐、体育、科技媒体的跟进报道。比起女明星,“虎扑直男”才是这条新闻的关键人物。他们不仅输出了“虎扑女神”“秋名山论美”,更因其成为钢铁直男审美的风向标而声名在外。

四年前,ID名为“我是神棍123”的用户在虎扑步行街板块发起评选。当时活动只是论坛内的自娱自乐,众多虎扑用户本着竞技体育公平公正的精神自发参与投票,最终选出第一届冠军贾静雯。

第一届女神大赛冠军贾静雯

到第二年,该用户再度发起活动,虎扑运营者开始意识到,这会是对外展示步行街形象的机会,于是官方开始介入,声势愈发浩大,总票数达到几百万张。这也吸引了虎扑论坛之外的媒体关注,因为日本女星的入围,信托300万以下名额甚至连雅虎日本都对中国“直男所喜爱的女神”进行了报道。

“直男女神”对于女明星来说当然是一项殊荣,甚至连她们的家属对此也颇为得意。娶走女神高圆圆的赵又廷被虎扑直男戏称为“大胆赵贼”,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傲娇回应,“圆圆是女神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。实在不好意思了,但是没办法,事情就是这样的,结果大家就接受吧。这个事情不能让!”

高圆圆与赵又廷

虎扑女神拥有超越当下流行风潮的生命力,甚至不需要与时代同频。第二届票选出的冠军邱淑贞早已息影多时,在这个选美榜单上,朱茵、林青霞、李若彤、张雨绮、林志玲以及日本女星长泽雅美和新垣结衣也都是常客。这大约说明了虎扑直男的坚硬所在——他们永远爱那些青春期时候爱过的女性。

虎扑用户自称JR,即是贱人的缩写,也是家人的缩写,“互怼的时候是贱人,抱团取暖的时候就是家人了”。虎扑将步行街称为“JRS很黄很温暖的家”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他们在这里聊女同学、女明星,diss爱出风头的男同学,聊游戏、讲荤段子,向JRS吐露自己的情感创伤并寻求安慰。像大学男生宿舍一样,这是在虎扑才会被分享的感情。

2016年,一位虎扑JR用数据爬虫抓取用户数据,发现男性用户比例高达98%。有媒体形容这个社区的用户画像,“不同家境、不同出身的男孩们,由于同一种热爱聚集在了一起,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容他人诋毁的偶像,随时准备为维护偶像的荣誉而战,过剩的荷尔蒙是他们唯一的共性。”

差不多每天都有人发相亲帖,吐槽要求极高的相亲女,或者是作为“舔狗”膜拜女神。凡是标题带有女JR字眼儿的、讨论南北方差异的、哭诉被“绿”的贴子,总是会迅速成为热门话题。数不尽的虎扑梗被JRS编成七言流传,诸如“吸烟纹身好女孩”“前途光明专升本”“结婚三月喜当爹”等,几乎每一句黑话都代表着一篇虎扑神贴。

在这个直男气息浓厚的社区里,女性被当作娱乐消费和审视评判的主要对象。这些年虎扑步行街一直坚持选美,如同女孩们在晋江文学城用符号代码聊着某个男明星,JRS也在虎扑编织出独特的话语体系。

直男们在此聚集交流,相互鼓励,终于形成一种意识的共同体。“直”不一定是贬义词,但“直男癌”就是了。由直男构建起的社区氛围,其“癌化”程度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争议。不止是女性用户,甚至部分虎扑老用户,因无法忍受论坛的低素质言论选择离开,虎扑步行街因其成为“直男癌”聚集地而声名在外。

虎扑直男画像

成为共同体需要一套令人津津乐道的历史。过去几年间,几个“神贴”确立了步行街独特的气质。2012年5月 ,ID为“胡廷飞”的用户发了一条名为“女友出轨”的贴子。他给出差的女友打电话,聊完后对方忘了挂断,而接下来的经历让他感受到,“突变是以闪电和雷鸣的方式入侵的,像一颗子弹撞到胸口上炸开,爆炸带来的瞬间的压力从心脏传到每一根毛细血管,全身的细胞都停止住代谢和思考,仔细地聆听这一刹那的震荡……”

细腻的笔触深深地感染了广大虎扑JRS,回复的重点也集体跑偏——“楼主第二段话可以看出小学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全班朗诵”“女友出轨、造就文学巨匠”……JRS丝毫不怜惜心碎的楼主,反倒纷纷编起段子调侃他的文笔。

纯纯男性氛围,让直男心甘情愿在这里敞开心扉,谈论不可能在网络上其他地方谈起的感情经历,哪怕是伤感和受挫的部分,也变得可以被分享。

JRS当然也对男性明星表达观点。他们的审美坚定又传统,从票选出来最受欢迎男艺人就可见一斑——TOP5分别是:刘德华、古天乐、周杰伦、黄渤、张学友。这里拒绝营销号、流量明星和粉丝控评,看不惯装的、“渣”的,对优秀男艺人极为尊重,这是虎扑直男审美的一大特点。

虎扑JRS的男神们

2019年蔡徐坤当选NBA新春贺岁大使的新闻一出,立刻激起群愤。这直接导致蔡徐坤在同期进行的另一项评选中,以85.9%的比例当选虎扑网友心中最不受欢迎的男艺人——此外,张大大、范丞丞、吴亦凡、周立波、PG One等男艺人均榜上有名。

“正义”的钢铁直男挺身而出,站在了IKUN的对立面,誓要捍卫自己最心爱的运动。上一次他们有规模地组织起来一致对外,还是2018年夏天《中国有嘻哈》热播之后。由于JRS质疑节目导师吴亦凡的实力,招来吴亦凡粉丝梅格妮的大规模反击,甚至引来吴亦凡本人下场开战。双方交手过程中,虎扑社区严格的准入制度,一度让身经百战的梅格妮束手无策。虎扑步行街的微博粉丝在短时间内暴涨数十万,这场交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,引发了广大吃瓜群众关注。

吴亦凡与虎扑开战

这两次交战,虎扑JRS因为一致对外而团结起来,“科黑詹黑,勇蜜火蜜,关键时刻都是一家人”,也使得直男社群愈发具有凝聚力。这种凝聚力,是如今纷纷没落的BBS论坛所羡慕的,也是每周费尽心机推出女球迷系列专访的懂球帝模仿不来的——尽管他们也在极力顾全足球用户的直男属性。松散的门户球迷社区更模仿不来——即便拥有版权,用户看完直播还是习惯性回到虎扑聊球。

这个号称“是男人就必须来的社区”从此成为一种象征,是网络性别对峙的两极世界里,最坚硬的一极。

上一个输出直男形象的体育论坛是百度李毅吧。李毅吧本来是一名足球运动员的个人讨论区,由于李毅在国家队持久低迷的表现和负面报道,以及2005年被媒体曲解的“我的护球像亨利”,由此画风突变,以足球迷为主体的直男群体们在这里掀起了一场狂欢。

如今虎扑JRS代表的直男群体与流行文化的交战,对混迹于上一个互联网时代的体育迷来说,其实也不陌生。在李毅吧鼎盛时期,直男和迷妹两个物种之间第一次大规模对决,便是2007年名震互联网的李宇春爆吧事件。此后,李毅吧与饭圈数次交火,知名战役还有2008年东方神起吧爆吧事件,以及2010年引发数十万网友参与的“69圣战”,引爆反哈韩网民同SuperJunior粉丝的大混战。

“69圣战”爆吧过程

爆吧,意为短时间内有组织、有计划地,以批量发贴的方式,淹没攻陷某一个贴吧的行为。毅丝们大多属于上一个互联网时代,这也使得多次爆吧事件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。那是我们迫不及待与世界接轨的年代,也是误解和和解交替上演的年代。由于互联网的普及,舆论话语权从主流媒体迅速转移到每一个网民的键盘上,新一代青年终于寻找到表达个人意见的空间。后来李毅吧“远征”facebook事件也可以感知到,一种浓浓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愫隔着屏幕喷涌而出。

和李毅吧相比,JRS同样热衷于自嘲、自黑,但在JRS的语境中,哪怕再严肃、再悲惨的经历,也皆是可娱乐的、可解构的。他们与饭圈的交锋,少了当年的愤怒,少了火药味,更多是戏谑和调侃。

不过相较于娱乐产业的繁荣,体育行业的发展之路走得磕磕绊绊。移动互联网的社区竞争愈发激烈,小红书、快手、B站等新形态社区,短短几年内就获得远超虎扑的融资与估值。在内容变现的大命题之下,虎扑一直苦于如何突破小圈层的自娱自乐,在大众范畴形成影响力。

好在女神大赛的出圈和几次与饭圈的意外交火,让虎扑尝到了打破圈层的甜头。一个例子是,女神大赛的火热让不少广告主对步行街产生浓厚的兴趣。今年的女神大赛首次吸引到男士沐浴露品牌作为赞助商。

虎扑的一份人群画像数据显示,活跃的JRS年龄集中在19~28岁,28岁以下人群占比接近80%。JRS的年轻化和旺盛的消费力,也迅速成就了虎扑识货App和毒App的崛起。由篮球和篮球衍生的街头潮流为起点,这里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围绕着球鞋、潮牌、健身进一步扩展至数码、3C,也催生论坛中的装备区发展出独立的商业模式。

2017年,虎扑的月活用户达到5500万,次年1月获得中金领投的6.4亿元。此后程杭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,定下了一个有点激进的目标:2018年实现营收过10亿元。

女神大赛后,虎扑的商业化进程肉眼可见地快了起来——除了体育用品广告,也增加了以男性为主力消费群体的汽车、男性化妆品等。据36氪报道,毒App在今年4月完成新一轮的融资,估值已超10亿美元,2018年全年的GMV已达20亿美元。

此时的虎扑,早已不是2004年由芝加哥公牛队铁杆球迷、留美博士程杭创办的 “HoopCHINA”篮球论坛了。人们对它的期待,也早已超越了“一群人看完球赛后,坐到烧烤摊儿一起撸串儿,虎扑就是这张烧烤摊儿的桌子”。接下来,随着新资本的入场,虎扑要围绕手中庞大的“直男经济”,书写一个离钱更近的故事。

推荐